终于去酿造世界第一啤酒的修道院朝圣啦!

发布日期:2018年2月25日 阅读标签 啤酒 比利时

文章来源:巧克力国小木

Hello大家好哦~最近天气是真的很不错呀,在二月的欧洲北边能有每天十几度+大太阳的好天气,超级无敌不真实的一周!而且!这样的好天气竟然还要持续!!是什么样的神仙二月啊~不会是地球变暖真的在进行中了吧?

今天的主题,全世界排名第一的啤酒诞生地探访!

没错,相信在比利时的亲们都知道这款大名鼎鼎的Westvleteren 12,它早在2015年就被权威啤酒品鉴网站Ratebeer评为世界第一名的啤酒!

“比利时Westvleteren酒厂是正宗的修道院酒厂之一,位于比利时西佛兰德省的Westvleteren镇,隶属于St. Sixtus修道院,修道院在1838年成立,并开始酿造三种啤酒,分别被标注为6号、8号和12号,其中以Westvleteren 12号最受欢迎,在世界主流啤酒媒体和消费者的评选中纷纷获得超高分评价,是公认是世界上最好的啤酒之一。

讲真,从味道来说这款啤酒我确实喝不来,酒精度数真的太高了,差不多10.5%,诞生之初更是达到妥妥的12度,跟红酒有得一拼。

大家想象一下平时喝啤酒都是一口半杯下肚,而红酒都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品,但是突然啤酒度数跟红酒一样,就真的杀伤力很强🤦🏻‍♀️

不过全世界范围内评分这么高,一定有它的道理。今天,就带您来探访该款啤酒的诞生地Sint-sixtus Abdij 修道院旁边的酒馆!

没车是肯定到不了的,就算有车你都懒得开到那么偏的地方!

但是光去买个酒开那么远也太亏了,于是又加上了附近小城伊普尔(Ieper)一日游,实践下来发现这个行程真心不错,大家可以参考。

第一站当然是来修道院的本体Sint-sixtus Abdij,不过进去什么的就不用想了,熙笃会僧侣们是要苦修的,平时一律不开放参观。

幸好除了不开放的修道院之外,他们在对门还开了一家brasserie,名字叫In de Vrede,荷兰语vrede就是peace的意思,很佛系的名字了。

鉴于在这家酒吧可以吃到很多当地特色食物,同时最重要可以Westvleteren啤酒敞开喝,价格还厚道,所以这次一日游的最重要一站就是这里了!到的时候是周日下午,酒吧不小,但几乎都已经坐满了,刚好碰到天气不错外面的花园开放,基本上也坐满了,受欢迎程度绝对是童叟无欺。

开菜单,布鲁塞尔卖15~18欧一瓶的西弗莱特伦12号,这里盛惠只要5.3欧。喝完还可以在酒吧的特产商店买6瓶带走,不过我去买的时候12号已经卖完了,只买到了6号,18欧6瓶,价格相当实惠,但就是不能保证有货😂除此之外,餐厅里僧侣们自己做的奶酪和肝酱Paté也都很值得尝试,是搭配啤酒品尝的最佳食物,基本是每桌必点。

如果不喜欢吃的这么浓烈和油腻,还有用修道院啤酒做的冰淇淋值得一试~另外,这家和平小饭店还有一个展览空间,是开放给大家参观的,里面有一些关于修道院和啤酒酿造的简单介绍,来一趟过来打个卡了解多一点历史也蛮不错。

如果实在想去修道院里面,也还是有办法的。修道院有客房可以供普通人体验僧侣的生活,一天40欧的费用,最长可以连住一周。不过大家要想清楚,熙笃会僧侣(Cistercian monks)的生活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要在沉默静思中度过,提供食物的量仅仅是维持人生存的最低限度,同时还要用大量的时间来与上帝对话,绝对不是去旅游度假那种玩法。

这也是为什么修道院这么多年来明明可以靠卖啤酒赚的盆满钵满,但却一如既往地选择最低的生产量和供应量的原因。

因为对于熙笃会僧侣们来说,酿造啤酒仅仅是他们为了生存下去一种自给自足的方式,目的并不是盈利,而是为了维持修道院的正常运转,一旦销售啤酒的钱达到需求,他们也就不生产更多了。从修道院直接卖出的啤酒,24瓶仅售45欧元,可以说是做慈善的价格了。

我之前稍微了解过熙笃会是怎样的一个存在,据说他们只接受男性,在入会前必须放弃所有的个人财产,并在之后的苦修中保持赤贫,终身素食,远离人世,宁静独处,生活于简朴、克己、劳作、祈祷和阅读,遵守极其严格的教义和生修行准则,并极注重团居生活中的弟兄友爱,同时不能娶妻生子。

在今天的这个社会,还有一群把自己的一生用来践行苦修的僧侣们,跟我们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真是神奇又惊叹了。

结束了修道院的探访,带着啤酒满足地离开,就来到了我们的下一站,西法兰德斯一个有着厚重历史的小镇——伊普尔Ieper

为什么说这里有着厚重的历史,了解一战的军事迷们一定听说过这里。一战期间,以英法为首的协约国部队与德国军队在伊普尔展开过三次大规模战役,双方阵亡人数逼近百万,也是在这里,生化武器首次在战争中被使用。

1914年战争爆发的头几个月,德军欲速取巴黎而不得,遂转而北上。此后,德军又欲侧面包夹法国的重要海港加莱和布伦,协约国军队拼力阻击。于是,双方军队在此安营扎寨,从比利时海岸一路向南,将昔日丰饶的农田变成了噩梦般的杀戮战场。

1915年4月22日傍晚,在比利时西北部小镇伊普尔,当德国人的重炮停止轰鸣时,四周静寂无声,士兵们纷纷从战壕里爬起来伸展身体,当他们看到北方随风而来的团团黄绿色烟云,还啧啧称奇以为自己看到了奥妙的欧洲景观,殊不知一个前所未见的死神正向他们挥舞镰刀。德国人利用收集在数千只钢化瓶里的氯气,攻击了协约国军队。

传说当时在伊普尔的田野上开满了罂粟花,成千上万的士兵倒在了火红的罂粟花丛中。后来每到停战日,前来凭吊的人胸前都佩戴着罂粟花,伊普尔也将罂粟花作为城市的象征。

如今,距离一战在这里爆发已有百年春秋。当年从这片战略重地上绵延几千里的泥泞战壕中活着出来的将士们,如今也都溘然长逝,白骨入土。脚下的这片土地,某种程度上便成为了这场战争最后的见证者。

战争结束时,伊普尔这座中世纪形成的古城变成了一片废墟。比利时政府按着原来的风格用了40多年的时间重建了伊普尔,重建后的伊普尔有着数不清的战争纪念建筑物、墓地及战争展览馆。

最著名的建筑是英国在1923年为纪念一战期间失踪的将士建造的麦宁门。麦宁门建在伊市中世纪城门的遗址上,形似罗马凯旋门,高大壮观,门内所有方位厚重的墙上,以军团为单位密密麻麻镌刻着54896个阵亡官兵的姓名。

在麦宁门上,如今还有很多悼念的人们献上用罂粟花制作的花圈,读一读上面的文字,满是对亲人的眷恋和对现世美好的珍惜,让人倍感和平的珍贵。就连我这个平时对军事完全不关注的人,看到麦宁门上的字迹,也感到深深的触动。

在麦宁门竣工的第二年,即1928年开始,不论季节,不论天气,麦宁门下日复一日地举行一个吹号仪式——“The Last Post”。这是一首用军号吹响的旋律,在战争期间用来提醒士兵们该回到营房休息了。此后这一旋律成为了军事葬礼上最常演奏的旋律,用来纪念牺牲的战士们。

除了一战相关的景点之外,伊普尔其实本身也是一个很漂亮的法兰德斯小镇,大广场上的教堂,市政厅,钟楼三大件一件不少,还都非常美。因为在中世纪,伊普尔是欧洲最有名的服装贸易中心之一,所以才有足够的财力建造如此美丽的市政广场和巍峨的钟楼。

碰上天气好,可以爬上钟楼顶层登高望远,下来之后在广场上的露天咖啡喝一杯,晒晒太阳,舒服惬意~

这里更是传奇民俗节日——抛猫节的诞生地,这个以前我也写过就不多做介绍了,上次的抛猫节在2018年,所以下一次就要等到2021年咯:比利时Ypres猫类节。

总之,这次的伊普尔之行让我看到了比利时完全不同的一面,还是很有收获的~明天开始又是一个好天气的周末,大家也可以按照这个路线安排起来哟~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

分类目录